2022好看的小说推荐尽在书书猫小说导航!手机版

首页都市 → 结婚两年,军官丈夫按耐不住了

结婚两年,军官丈夫按耐不住了

荌茨 著

连载中 免费

“具体我也不清楚,是我爸在大街上,从一个人手上买过来的,也没有联系方式,想找也找不到啊。”季风凡听后很失落,嚷着约时间要见陶薇薇的父亲,只要有一丝消息,他就不会放弃。这件事困扰折磨了他十二年,都是因为说了重话,小景才跑出

26.0万字时间:2024-01-28 08:30:10

在线阅读

  小编带着经典先婚后爱甜宠军婚小说《结婚两年,军官丈夫按耐不住了》过来给友友们安利啦,也是书荒小可爱们在问的:结婚两年军官丈夫按耐不住了小说阅读,小说作者是网文大神荌茨,目前小说还在连载中未完结哦。顾北念和陆南辰都是军人世家,和陆南辰的家庭和美不同,顾北念的父母都在任务中牺牲了,如今连外公也危在旦夕,外公放心不下这么个小姑娘,于是做主和老战友家的孙子结为姻亲,这边是两人婚礼的由来,新婚陆南辰便执行任务两年,他许诺,必定会忠于国家忠于她。

免费试读

“具体我也不清楚,是我爸在大街上,从一个人手上买过来的,也没有联系方式,想找也找不到啊。”

季风凡听后很失落,嚷着约时间要见陶薇薇的父亲,只要有一丝消息,他就不会放弃。

这件事困扰折磨了他十二年,都是因为说了重话,小景才跑出去的,是他把弟弟弄丢了。

在了解过现场的布局后,陶薇薇自己打车离开,季风凡说要送她过去,她婉拒了。

南横会所门口,陆长风的助理在外面等着她。

“陶小姐。”

她诧异的朝男人走过去:“方助理?”

“陶小姐,二爷说把东西放在101包间了,让你自己去取。”

陶薇薇心里犯嘀咕呢,神神秘秘的,又不是节假日,也不是纪念日,还整这出?陆长风到底在想什么?

带着好奇走进去,这个地方,也就跟念念来过几次,吃顿饭贵的离谱,随随便便几十万就没了,是有钱人才来潇洒的。

推开包间门,她惊愕住了……地上铺满玫瑰花瓣,桌上摆好了红酒牛排,还有一束香槟玫瑰,这么惊喜的吗?

陶薇薇满脸的不敢置信,但嘴角却在上扬,心里的感动快要漫出来。

陆长风回来了吗?为什么没见他的身影?

环顾四周她,小声的喊道:“陆长风,是你吗?”

没有人回应,期待渐渐转化成失落,陆长风让她过来拿什么啊?

“咚咚~”

包间门被敲响,她顺口应声:“请进。

转身看向门口,陆长风推开门,腿上夹着固定板,拄着拐地走进包间,轻声喊:“薇薇。”

她连忙走上前去:“你腿怎么了?”

她第一反应不是问他什么时候回来的,而是关心受伤的腿。

陆长风回应:“就碰了一下,不打紧的。”

陶薇薇的注意力这才转移到他回来的原因上:“那你怎么回来了?”

陆长风把拐杖放一旁,手搭在陶薇薇肩上,顺势就把人揽在怀里,缓缓道来:“想你了,就回来了。”

她嘟囔着:“口是心非。”

“我可是厚着脸皮,缠着首长批的申请单,就为了回来陪你,可不能伤我心了。”

正说着,他偷袭的在陶薇薇脸颊上吻了一下。

“哎呀?”她娇嗔着怨了一声:“回来也不提前告诉我。”

“那我不是想给你一个惊喜吗?”陆长风似乎总有他自己的理由。

陶薇薇就站在他面前,低着头望着他哀怨:“你傻啊,我都没换好看的衣服,也没有精致的打整自己,多难看啊。”

陆长风:“怎么会呢?你素颜比化妆好看,本就是冷白皮,不需要多余的装饰,顶多涂个口红就足够了。”

“是吗?”陶薇薇不由得质疑他。

陆长风没有回答,反而问她另一个问题:“想我没?”

陶薇薇躲避视线,把头垂下来,这要她怎么回嘛,这男人就是存心的。

见她不应声,陆长风就发声威胁:“不说话,我就亲你了。”

“想了想了……你这人好讨厌!”

男人得意的笑了笑,手掌搂在她纤细的腰肢上,把脸凑过去:“你还没回礼呢?”

陶薇薇明白他话中的意思,脸刷一下红了……

两人你侬我侬的,特别是陆长青,一直死皮赖脸的缠着陶薇薇,也不会知道他哪来的那么多情话,听着还有点上头~~

晚上八点半,顾北念拎着包包从图书馆出来,因为明天早上没课时,所以今晚回家。

她坐在车内,欣赏着窗外的夜景,经过零食铺,想着给果果带点好吃的,就让司机靠边停车,她去买东西。

挑好一口袋零食后,付了钱要离开,她再次看见那个熟悉的背影,仅仅只是一眼,心脏猛的沉了一下。

不行,直觉告诉她,一定要跟上去看看。

他们四五个人,一起进了御道坊,顾北念心里充满疑虑,从包里拿出口罩戴上,是骡子是马,她今天一定要认清楚。

“欢迎光临,御道坊,美女,有预定吗?”

门口迎宾的漂亮小姐姐走过来询问。

顾北念挥挥手:“有朋友在,不用麻烦了。”

说完,她赶紧跟上去,到了里面,明显的放慢脚步,那个戴着口罩帽子的男人,背影跟她记忆中父亲的模样没什么差别,而且身高也能对得上。

顾北念顿时心跳加速,觉得可能是自己的幻觉,魔怔了,但理智告诉她,这个身影太像父亲了,她不可能认错。

难道这其中还有什么隐情?

她拿着手机靠在墙上假装玩,看着五个男人从她面前走过去。

真的好像,虽然看不清面容,但从感觉上,她能明显的感觉到。

瞅着几人摁电梯,应该是要去楼上,她点开手机,刻意站在电梯门口,假装打电话,说自己到了,马上就上去。

顺理成章,她跟着几人一起上了六楼,男士洗浴间,她也进不去啊。

顾北念在外面转悠了两圈,最后咬咬牙,不管了,又不是没见过,她从保洁车上顺了一顶帽子,就这样坦坦荡荡的进了男浴。

她进去一看,一群裸男在泡澡,顿时害羞得满脸通红。

她的出现,也是把众人惊的够呛,一片哗然!

赶紧跟了过去,却发现里面空空如也,这个澡堂子里古朴的木桶、氤氲的水汽和厚重的石墙,仿佛都变成了她的幻觉,让她分不清现实和想象。

明明看着他们进来的,为什么没影了呢?

奇怪,自己已经很小心了,如果对方的反侦查能力真有这么强,那说明百分百有猫腻。

顾北念失魂落魄的走出去,或许这里面有隔间也说不定呢?

先蹲一波吧!

她坐在椅子上,发信息告诉司机,自己暂时有点事情,让他先回去,接着把手机调成静音,这里就一道大门,又没有地下室,终究要出来的吧,不相信等不到。

滴答滴答,一个半小时过去了,困的她都打哈欠了,前台的接待走过来询问她,是否需要帮助。

顾北念意识到,人家这是下逐客令了,她尴尬的笑了笑,拎着包包出来外面等,一阵风吹过来,还有些凉意。

毕竟是十一月中旬的天气,夜晚的温度多少带着点寒气。

大概过了二十分钟左右,那几个人有说有笑的走出来,她打起精神来,眼睛盯着那位酷似父亲的人,很随意的把烟头扔在地上。

父亲从来不抽烟,也不会乱扔垃圾,这个人真的是他吗?

网友评分

暂无评分

为您推荐

随机推荐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