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好看的小说推荐尽在书书猫小说导航!手机版

首页都市 → 真假千金互扯头花?我选抄诗成圣

真假千金互扯头花?我选抄诗成圣

顾明朗 著

连载中 免费

大周王朝。青州,大余府,夏县。苏小小猛然从床上坐了起来。下一秒,她紧紧抱住了自己的脑袋。纷乱的记忆碎片,像雪花一样涌进了脑袋,撑得苏小小头都要炸了。她穿越了,穿越到一个叫大周王朝的架空朝代的同名同姓的苏小小身上。苏小小,

141.0万字时间:2024-02-18 02:00:53

在线阅读

  这里为您提供正在热推的由“顾明朗”大大原创的以苏小小曲红棠为主角的古代言情小说真假千金互扯头花我选抄诗成圣全文阅读,目前这本小说正在火热更新中。《真假千金互扯头花?我选抄诗成圣》主要讲述了苏小小刚穿越,成了真假千金里面的假千金,换回身份之后曲红棠回到了乡下,苏小小靠着自己的才华在异世成圣了。

免费试读

大周王朝。

青州,大余府,夏县。

苏小小猛然从床上坐了起来。

下一秒,她紧紧抱住了自己的脑袋。

纷乱的记忆碎片,像雪花一样涌进了脑袋,撑得苏小小头都要炸了。

她穿越了,穿越到一个叫大周王朝的架空朝代的同名同姓的苏小小身上。

苏小小,原国公府四女,冰雪聪慧,艳名在外,与爵府六女怀瑾并称盛京双姝。

十五岁生辰,苏小小却被告知并非公府小姐,只是乡下农户之女。

于是,真正的国公府小姐光环加身,凤凰还巢。

苏小小则被送往夏县的农户家中。

到了夏县,苏小小一病不起。

再醒来,就成了穿越而来的苏小小。

理清楚头绪,苏小小抬起头打量四周。

宽敞的房间,青砖青瓦,虽然打扫干净,却看得出生活拮据。

除了必要的床和衣柜,连多的椅子都没有。

与原主记忆中,自小居住的摆满古玩珍品的闺房截然不同。

邦邦,门外传来两声不知道什么东西敲击的声音。

一个中年汉子的声音响起:“我已请了风水先生选坟地。”

接着是一个妇人惊讶的声音:“当家的,哪里至于?”

邦邦,又是两声不知道什么东西敲击的声音。

汉子语气冷硬:“这都多少日了,灌了多少汤药,人始终不见醒。若不早做打算,你难道想看着她死无葬身之地,做孤魂野鬼?”

“她还没有嫁人……”妇女抽泣起来。

“就因为她是在室女,没有成亲,更没有孩子,死了连个供奉香火的都没有,”汉子的声音放柔了,“我想着我们自己找块好坟地,再配个冥婚……”

“冥婚?”妇人又是悚然一惊。

“随便找个郎君拜堂,占了大妇的名分。以后对方再娶了继室,继室生了孩子,总要尊称她一声母亲,也算是她的后人,清明寒食不忘在她的牌位前插一炷香。”汉子慢悠悠地道。

妇女的声音也软了:“可这种事,谁会答应?”

“只要给钱,总有那些穷得揭不开锅的人家会答应的。”

“钱,”妇人下意识地道,“哪里还有钱?妹……陶婉走时,拿走了家里所有的积蓄。她说得对,若不是她,咱们家还是山脚下的草顶土屋,哪至于住得起青砖青瓦的大房子?她既不是咱家的女儿,那些用她想出来的法子挣的钱合该全给她拿走。只是她连陈府送来的彩礼也拿走了,陈家寻来时我们交不出人,也拿不出彩礼,陈家人便搬走了屋里值钱的家具抵债。如今,我们已没钱了。”

陶婉,就是去往国公府的真千金的名字。

苏小小了然,难怪屋里这样空,原来东西都被人搬走抵债了。

“你那里不是还有一个玉镯子?”汉子问。

妇人摇头:“不行,那是母亲留给我,以后我要传给杰哥媳妇的。”

“当了吧,”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响起,苏小小这才发现屋外还有个十七八岁的少年,“陶婉掏空了咱家的家底,翠微就跟我退了亲。又出了陈家这样的事,外面都传我们是想昧彩礼的乌糟人家,我一时半会儿的说不上亲事,也就用不上了。”

妇人哭起来:“你本是十里八乡都知道的好后生,是娘拖累了你。”

苏小小觉得自己是时候现身了。

三言两句的,苏家人连她死了埋哪儿都安排好了。

“爹,娘。”苏小小走到门口,出声打破了屋中的愁云惨淡。

“姑娘,”看见出现在门口的苏小小,妇女一下子站了起来,“你醒了?能走了?”

“我饿了。”此前原身一直昏迷不醒,一日三餐都以汤药果腹,苏小小自然是饿得前胸贴后背。

妇女却是大喜过望:“饿了好,饿了好,你快到这边来坐,娘给你盛饭。”

苏小小在凳子坐下,不着痕迹地打量着屋里的三个人。

妇女约莫三十四五,容貌温良秀美。

汉子比妇女大一两岁,身形精壮,手里拿着旱烟杆。

先前听见的不知是什么的敲击声,就是汉子敲烟锅的声音。

年轻男子则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年,容貌身形汲取了妇女和汉子的长处,很是浓眉大眼相貌堂堂。

想来三人分别就是原身的娘,爹和哥哥了。

妇女很快就端来白粥,殷切地摆放在苏小小的面前:“姑娘,快吃吧。”

话音未落,门外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

很快,房门被人一脚踹开。

踹开房门的仆役往旁边一让,让出个容貌娇俏的红衣少女。

趾高气昂的红衣少女目光逡巡一圈,最后落在苏小小身上:“你就是苏小小?”

苏小小点头,并不否认:“我是。”

红衣少女咧嘴一笑,笑容里满是恶意:“外面都传你要死了,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我就知道你这个祸害没那么容易死。”

妇女,也就是苏小小的母亲俞氏一扫先前的柔弱:“红棠,入夜时分带着家仆破门而入,还当着长辈的面出言不逊,家里的人就是这样教你的?”

少女姓曲,闺名红棠。

她甚爱自己的名字,常着红衣穿街过巷。

鲜艳的红衣衬得少女本就娇俏的脸更加娇艳,当下眉目一瞪,柳眉倒竖:“我的名字也是你能叫的?”

“论辈分,你要称我一声婶母,我怎么叫不得你的名字?”

“呸!”曲红棠啐了一口,“也不撒泡尿照照,你姓俞,我姓曲,你算我哪门子的婶母?”

俞氏气得浑身发抖:“你忘记当初你父亲是如何拿着你家的家谱,腆着脸来与我攀关系。非说你们姓曲的与我是不出三服的近亲,你更是当场跪倒在我的面前,拜称我一声婶母。”

“你不说这个还好,一说这个我就来气,要不是陶婉姐姐,你家这破屋我连门槛都懒得进,”曲红棠又啐了一口,“我就说你这样的破落户,哪里能生出陶婉姐姐那样琉璃一般通透的妙人儿?果然,你这脏了良心的腌臜泼妇,昧着陶婉姐姐这些年辛苦积攒的银子不说,还要昧她的彩礼,险些逼得她嫁给陈家那样没底蕴的暴发户。陶婉姐姐是国公府的小姐,凭他姓陈的也配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网友评分

暂无评分

为您推荐

随机推荐

人气榜